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939章 番外:是意外,還是謀殺?

    “那我們就先靜靜觀望一下,等警員來了后,我們再過去看看。”宋雨婷想了想說道。

    南宮淺皺眉,目光看向遠處的走廊,好端端的女洗手間里怎么會有人死了。

    是意外,還是謀殺?

    漸漸,遠處的人騷動起來,一些人紛紛起身離開,一些人走到走廊口,想進去看又有些不敢進去。

    畢竟是死了人,不是什么小事。

    須臾,飯店的好幾位管理層來了,他們快速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片刻過后,他們出來了。

    一個個神情特別的凝重。

    南宮淺一看他們的表情,便知道可能不是突發事故,而是謀殺。

    只見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對著旁邊穿著黑色裙子的女子在交待著什么,緊接著幾名管理層都走了。

    “各位,因為出了些事,你們不能再在這里用餐,今天你們的晚餐全部免單。”女子清了清嗓子看著在場的人冷靜的說道。

    “怎么回事?真的死了嗎?”

    “天啊,好端端的怎么會死人,是誰啊?”

    “不會是我們當中的人吧。”

    “誰家有沒有女性失蹤的,趕緊看看。”

    “……”

    各種說話聲不斷傳開,漸漸用餐的人全部知道女洗手間里死了人。

    “啊,我女兒去洗手間還沒回來。”

    突然,一道顫抖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名大約三十四五歲的女人拿著包包快速朝通往洗手間的方向跑去,臉色微微慘白,一臉的驚恐。

    “這位女士,請問你女兒穿什么衣服?”黑裙女子問道。

    “是她,肯定是她,她剛剛去洗手間,一直沒有回來,你們讓我進去看看。”女人雙眸里冒著眼淚,身體微微顫抖著。

    她就那么一個女兒,好不容易將她拉扯大,她不能出事。

    “女士,請問她穿什么衣服?我們得確認一下,而且那里是現場,也不能隨意進去,免得影響警員們查案。”黑裙女子依然堅持不讓她進去。

    女人立刻說道,“她身穿紅色長裙,一頭烏黑的長發,你們讓我進去看看,我要找我的女兒。”

    黑裙女子聽后,神情微緊。

    洗手間的死者身穿的和她說的是一樣的。

    “女士,你先冷靜一下。”

    “是我女兒是不是?是不是,你讓我進去見她,我要進去看她,她是我的女兒。”女人眼淚奪眶而出,臉上是說不出的傷痛,心里是悲痛欲絕。

    她的女兒。

    死者是她的女兒。

    怎么會這樣?

    明明之前她們還在有說有笑的吃火鍋,為什么會突然變成這樣。

    這一刻,她有種自己的世界崩塌的感覺。

    “女士,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你現在進去真的會影響……”

    “我不管,我要進去,是你們店,你們要負責,為什么我們來你們這里吃飯,好端端的她就遇害了。”女人雙手死死揪著黑裙女子悲痛的憤怒道。

    黑裙女子臉上是為難,“這個,我們已經報警,警員很快就會來。”

    “我不管,我現在就要進去,你讓開,讓我進去……”女人瘋狂的推著打著黑裙女子,一想到女兒冰冷冷的躺在那個陌生的地方,她就傷心欲絕。

    “這……”

    “你應該讓她進去。”南宮淺走上前說道。

    黑裙女子看向南宮淺,冷冷道,“小姐,我們已經報了警,還是等警員進來后再過去比較好,萬一有什么重要的線索因為我們進去被破壞了怎么辦?”

    南宮淺皺了皺眉頭,其實對方說得很對。

    之前她也是那樣認為的。

    但看著面前這個做母親的那么悲痛,她又覺得有些不忍心,所以才會走過來。

    “好,我等,我等……”女人伸手擦了擦眼淚說道,但眼淚根本止不住。

    那是她獨自辛苦從小當寶貝一樣養大的女兒。

    她怎么會……

    突然,她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早知道如此,之前她就應該陪她一起去洗手間。

    為什么短短幾分鐘,她就遇了害。

    此時,她悔得腸子都青了。

    一想到再也看不到女兒的笑容,她就差點暈眩過去。

    但她現在不能暈,她還得為女兒討公道。

    一定要抓到那個兇手!

    “她女兒是在這里吃飯,也就是說她剛去洗手間不是很久,兇手極有可能還在這里。”宋雨婷摸著下巴說道。

    “你們有辦法查到嗎?”南宮淺看向她急急問道。

    宋雨婷看向前面的通道,“需要進去看了才知道。”

    南宮淺郁悶臉,隨即她看向黑裙女子,開口問道,“你們這里除了大門可以出,還有沒有其它門離開?”

    “沒有。”黑裙女子很確定的說。

    南宮淺點點頭,然后蹲下身子,伸手輕輕拍拍女人的肩膀,“阿姨,我想問下你女兒去洗手間多久了?”

    “至少有十分鐘的樣子,我,我以為她在洗手間里補妝,也就沒有多想,我……”說到后面,女人放聲大痛哭。

    是她的失責。

    南宮淺看著她淚流滿面的樣子,能感受到她的痛苦。

    畢竟是至親的女兒。

    南宮淺起身看向宋雨婷她們,“你們覺得兇手已經離開了嗎?”

    “應該可能,畢竟要離開一分鐘的時間就足夠。”宋雨婷摸著下巴說道。

    “你們趕緊查看監控,監控肯定有。”南宮淺看向黑裙女子說道。

    “已經在調取,應該很快就會出來。”黑裙女子說道,他們怎么會忘記調監控,這是最好查找兇手的辦法。

    南宮淺不再說什么,只能耐心的等。

    大廳里的客人,一些人走了,一些人坐在原地沒走,都在交頭接耳討論這次的事。

    沒幾分鐘,便有警車來了,緊接著好些警員走了進來。

    黑裙女子立刻走上前,說明著女洗手間的情況,然后跟著警員一起往洗手間走。

    女人見狀,瘋跑著跟了進去。

    “要不我們也去門口看看?”南宮淺看著宋雨婷幾人說道。

    宋雨婷自然沒有意見。

    于是五人也跟了進去。

    但是還沒到洗手間門口,便被一名警員攔住,神情冷酷的說,“里面是案發現場,你們不能進去。”

    “我們就在門外看一眼,不會破壞任何證據。”南宮淺并沒有放棄。

    本來她是不想管這件事的。

    但是看到這名母親悲傷欲絕的樣子,她又忍不住想了解下,順便看看她們能不能幫上忙。

    畢竟以前她看過太多的新聞,很多案件最后都不了了之。

    “也不行,請你們離開。”警員面無表情冷漠的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