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想辦醫院,而且還是瘋人院,光有錢還不夠。

    首先是營業執照,這個最難,李壞當即聯系了周律師,對方說能搞定。

    然后需要房子,房子不能太小,否則以后沒法擴建。又不能太大,太貴了買不起。找遍整個市區,都沒有這樣的地點,后來終于有了眉目。

    一個叫做島城的地方,總之就是鳥不拉屎、雞不生蛋、存在于太平洋深處,島上有一座巨大的監獄,只有一小部分在用,大部分都閑置著,各種基本設施一應俱全。

    只要幾百萬,這座島城監獄就能半賣半送搞到手,因為這個島城罪犯實在是太少了,監獄日常的維護費用,就已經入不敷出。

    李壞心里一想,幾百萬就能買到,看圖紙介紹,地方的確大,再投資幾千萬裝修成豪華醫院也不虧啊。

    何況,這還是個孤島,哪怕病人跑出去,也不愁找不到,沒幾個會傻到跳海的。

    至于交通問題,可以利用直升機、游輪,再搞搞島上的旅游項目,何況來看這種病的病人,基本上都是長期住院。

    很好,非常好。

    半年后,營業執照搞到手了,監獄也被改造成了煥然一新的島城醫院。網上、線下都在大力宣傳打廣告。

    可是,詭異的是,別說沒有病人過來,連一個前來應聘的醫生護士都沒有。

    怎么會這樣?

    難道廣告打的力度不夠?

    給的工資不夠高,待遇不夠好?還是地方太遠了?

    李壞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tm的所有廣告居然都忘了留下最重要的東西,聯!系!方!式!

    修正這個錯誤后,沒過幾天,就有生意上門了。

    “喂?您好,這里是島城醫院,前臺客服李壞為您服務。”

    “別廢話,我是協和精神病院的院長。”

    “嗯?碰到同行了?”

    “沒錯,我長話短說,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你們島城醫院是新開的吧?我這有個病人,上面派過來的,殺了好幾個人,原本都快執行死刑了,后來臨時檢測出是神經病。”

    “哦?那這和我們島城醫院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沒人知道那個臨時鑒定是真是假,也許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腳,總之這是個燙手山芋。大陸這邊我們協和,還有香山、松江、鎮江、湖州幾個醫院推來推去,還沒正式定下來,這種病人誰都怕。但是換個角度說,如果你們醫院能治好這種病人,肯定名聲大振,以后生意興隆。”

    李壞慎重的考慮了一下:“行,什么時候送過來?”

    “三天。”

    三天,還有三天時間,第一個病人就要來了,還是個殺人犯。

    可是醫院里除了李壞,連個掃地阿姨都沒有。

    這就愁死李壞了,難道到時候要一人包攬客服、護士、醫生、做飯、打掃、抓藥、掛號所有工作?

    還好,第二天的時候,有人主動上門應聘。

    李壞客串了一把面試官,戴著眼鏡,看著簡歷。

    這是個年輕的姑娘,名字叫做林薇,島城本地人,應屆畢業大學生。照片拍的不咋地,本人好看很多。

    “嗯,各方面都可以。”李壞一邊看一邊點頭:“說說看,你期望的月薪是多少?”

    王薇低下頭,有點害羞:“我剛畢業呢,這是第一份工作,面試官您能留下我就不錯了,還哪敢奢望多少月薪。”

    “嗯,真是誠實的姑娘,不過有一點我很吃驚。你知不知道,我們島城醫院是看什么病的?”

    王薇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嘿嘿,看腦子的……”

    李壞一拍桌子,大叫道:“那你tm一個學獸醫的,居然跑到精神病院來應聘????欺負我這沒人?還是想把腦子本來就有問題的人全部治成野獸?”

    王薇居然直接頂撞:“全島城的人都知道,這醫院原本是監獄改造的,角落里還關著很多犯人呢。而且開醫院的那位土豪哥哥據說很年輕,一直招不到人,所以我才想來碰碰運氣,既然面試官……哦不,土豪哥哥瞧不上我,那我只有另謀生路了。”

    “等等!”

    王薇皎潔一笑,又坐下來。

    “我這的確嚴重缺人,但也不能亂來。”李壞摸著下巴說:“你不會把病人越看越傻吧?或者干脆把病人看死了?”

    “您放心,好歹我也是有職業道德的人!”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醫院的頭號醫生,外加頭牌護士!兼職兩份工作,工資肯定也給你雙倍!明天就準備迎接第一個病人!”

    島城和大陸的交通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海運,一種空運。

    海運,小島上只有一個港口,送貨也送人,不過速度慢。

    空運,郊區外有一個小型機場,屬于一天下來也沒有幾班飛機那種。

    一大早八點鐘,李壞和王薇就身穿西裝制服,去機場隆重迎接島城醫院史上第一位客人。

    半小時后,一架軍綠色的直升機從遠處飛來,停在機場上。從機艙內走下幾個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把病人抬了下來。

    沒錯,只能用抬的,因為病人被五花大綁在輪椅上,頭戴面具,只露出兩只猩紅的眼珠子。

    一位軍官走上前:“你們就是島城醫院的人?”

    李壞和王薇連忙點頭。

    “很好,人已經安全交到你們手上,每天提供食物就行,不用管他,這種人只能監禁一輩子,另外千萬不能給他松綁?;仡^上面有人會聯系你們,給你們打款。”

    “是,長官!”李壞敬了個軍禮,目送直升機離開。

    “boss!”王薇叫了李壞一聲:“這個病人是什么來頭?為什么會有軍方護送?而且只要我們監護,不讓我們醫治?”

    李壞神秘的笑了笑:“因為,這是個連環殺人犯。”

    王薇嚇了一跳,立馬離那張輪椅遠遠的。

    兩人把殺人犯連同輪椅送上面包車,開回醫院。

    殺人犯一直很安靜,相當配合,看不出來有病的樣子。

    做了一些必要的入院手續后,兩人把殺人犯送進了1號病房。

    剛要把病人抬上病床,沒想到對方開始說話了。

    先是一股陰測測的笑聲,然后語氣陰陽怪氣:“嘿嘿,我坐輪椅就好,不用把我抬上床。兩位貴姓?”

    “原來你會說話嘛,我還以為你是啞巴。我姓王,是主治醫師。旁邊這位是院長,他姓李。”

    “王醫生,李院長,我記住了。這頭罩戴的我渾身難受,能不能幫我拿下來?”

    李壞和王薇對視一眼,李壞點點頭。

    王薇開始幫殺人犯解開頭罩。

    “糟糕,瞧我這腦子,還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姓趙,你們可以叫我趙瘋子。另外,我真是一個瘋子。”

    這時候,王薇剛好解開趙瘋子的頭罩。

    趙瘋子,突然閃電般探出頭,一口咬向王薇柔嫩的手掌,眼看就要得逞了!

    李壞突然也出手了,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嘎嘣一聲,塞進趙瘋子嘴里。

    “哎呀!我的牙!我的牙掉了一顆!疼疼疼,疼死我了!”

    “哼,早就知道你會耍鬼計,我在上一家瘋人院呆了整整十年,什么樣的人沒見過?王薇,我們走,先關他餓他三天三夜,看他還老不老實。”

    “boss,回來的路上你說,這家伙可能是背后有人不想讓他死,所以偽造了鑒定報告。那您現在看……他到底正常不正常?”

    “即使正常,也是個極其會偽裝的高手,一時半會很難斷定。”

    “那還有啊,剛才您說在瘋人院呆了十年,那是真的嗎?”

    “是啊,我從小勵志成為一代精神大俠,所以很早就去瘋人院研究不正常人類了,有意見么?”

    “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