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有人說,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是太平間和火葬場,因為滿是尸體。

    其實這個說法并不準,那些尸體全是從外面運來的,沒有人會在太平間和火葬場死去,倒是有人在火化前詐尸活過來。

    真正可怕的地方,是醫院。

    越大的醫院越可怕,因為每天都有人搶救無效死去,尤其到了深夜,醫院里陰氣彌漫,冷冷清清,讓人發毛,甚至還能看到不干凈的東西。

    李壞就看到了,這段時間他暫時住在醫院里,大概晚上12點,起來上廁所,長長的走廊上,他發現盡頭有個披頭散發的女人,看不清臉,紫色的戲服,擺著個僵硬的姿勢。

    當然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眨眼過后,女鬼就消失了,李壞沒當回事。

    可是,后來真的發生了十分詭異的事情。

    三天后,李壞和王薇打開1號病房,趙瘋子已經餓了三天三夜,雖然他背負好幾條人命,總不能讓他死。

    結果兩人卻大吃一驚,只見趙瘋子倒在輪椅上,腦袋仰天,口吐白沫,早已不省人事!

    李壞畢竟不是正規的醫生,對此束手無策。

    王薇檢查了一下趙瘋子的狀況,說道:“boss,情況非常危急,他應該是昨晚后半夜發作的,但是具體不清楚是什么病。”

    “說簡單點,能不能救過來?”

    “能,但我需要腎上腺素。”

    “好,我去??!”

    腎上腺素這個東西,李壞還是了解的,至少網上這么說:

    由人體分泌出的一種激素。當人經歷某些刺激(例如興奮,恐懼,緊張等)分泌出這種化學物質,能讓人呼吸加快(提供大量氧氣),心跳與血液流動加速,瞳孔放大,為身體活動提供更多能量,使反應更加快速。腎上腺素是一種激素和神經傳送體,由腎上腺釋放。腎上腺素會使心臟收縮力上升,使心臟、肝、和筋骨的血管擴張和皮膚、粘膜的血管收縮,是拯救瀕死的人或動物的必備品。

    三下五除二,從藥房拿來一管腎上腺素,李壞急匆匆的交給王薇。

    找了找趙瘋子心口的位置,危急時刻,她作為獸醫的素養終于體現,不慌不忙,手也不抖,一針扎下去,藥到病除!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趙瘋子終于從死亡線上活了過來。

    搬來兩張椅子,李壞和王薇坐了下來,準備審問。

    畢竟這是個大事,趙瘋子身上肯定有什么隱疾,搞不好哪天突然就死了,所以一定要弄清楚。

    但是還沒等他們開口,趙瘋子已經揚起下巴,像是發了失心瘋一樣大笑,然后說一些誰也聽不懂的話。

    “哈哈哈哈哈!她來了!她來了!我就知道,上面的人讓我當替死鬼,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她現在生氣了,她來找我索命了,后果很嚴重!”

    李壞和王薇對視一眼,面面相覷,這信息量似乎有點大。

    “嘿嘿,我知道你們倆現在非常困惑,放心,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們的,因為卷入這件事情,也算是你們倒霉,很快咱們三個都要一起下地獄了!”趙瘋子陰陽怪氣的笑道:“先前那么多醫院都不肯收我,你們卻偏偏天不怕地不怕的收了我,難道就沒想過其中有什么大問題?”

    “我當然考慮過。”李壞直勾勾的看著趙瘋子:“但我覺得你現在剛剛發病。”

    “胡扯!你哪只眼睛看出來我有???我tm就是一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

    “好,那你說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希望你能編的有點水平。”

    “我不會編的,因為這些事,全tm是真的!”趙瘋子冷笑道:“首先,你們聽沒聽過中國靈組?”

    “中國靈組?”李壞和王薇同時搖頭。

    “中國靈組,全民中華人民共和國靈異事件調查組織,名字有點拗口,所以簡稱中國靈組。而我,則是這個組織的一員,外號老趙。”趙瘋子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們都聽說了,我殺了人,而且是個連環殺人犯是吧?最后要判死刑的時候,臨時檢測出精神有問題,所以被送往瘋人院,幾家醫院推來推去,最后陰錯陽差的到了你們這里,一家新開的……只有兩個人的醫院。”

    李壞點點頭:“除了那個中國靈組無法確定,其他事情都是真的。”

    “嘿嘿,那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一個人都沒殺,我只是上面派下來的一個替死鬼,所以我也根本不會被處死,連那張精神鑒定報告都是事先計劃好的!最多關個幾年,當局就會秘密釋放我!”

    “什么?!”王薇一臉震驚:“你只是個替死鬼?還是政府當局派下來的?為什么?那么那些死者到底是誰殺的?”

    趙瘋子搖搖頭:“問題就出在這兒,短時間內,全國各地,死了七八個人,死狀極其蹊蹺,基本全是被嚇死的!但是這些死者之間,卻沒有任何關聯,警察每天都在搜集證據,別說dna、目擊證人,連個鬼影都搜集不到!所以才需要我們中國靈組出馬!最后結果終于出來了,這些連環殺人案件,真的是鬼做的!但是當局必須給群眾一個交代,總不能說是猛鬼來索命吧?所以我就成了替死鬼!怎么樣?你們明白了么?”

    王薇被徹底鎮住了:“鬼……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鬼嗎……”

    “我看你是病的不輕,這種水平的故事沒人會信。”搖了搖頭,李壞起身準備離開。

    “我知道你不會信!好,我馬上給你證據!”老趙在后面破口大吼:“既然你們醫院在每間病房都裝了監控,那為什么不去看看昨天后半夜的監控記錄?保證讓你們大吃一驚!”

    中控室。

    一排排電腦屏幕,擺滿整面墻,一塊屏幕就是一個房間。

    當時把監獄改造成醫院的時候,李壞就想過這個問題,這涉及到個人*,要不要在病房里裝監控?后來他決定裝,反正這兒山高皇帝遠,有關部門想管也管不著。

    “找到了!”王薇坐在一塊屏幕前:“這就是1號病房的監控,boss,要調出來昨天晚上的監控記錄么?”

    李壞皺了皺眉,有時候他的第六感非常準,忽然他有種背后升起一股惡寒的感覺,不過還是強行點頭:“全調出來!”

    時間顯示昨晚七點左右,暫時監控錄像一切正常,趙瘋子老老實實的坐在輪椅里,五花大綁,雙目空洞的發呆。

    “快進,不是這兒。”

    “再快進,也不是這兒。”

    “再快進,前半夜應該沒事,直接看后半夜。”

    屏幕上的時間,直接跳到了午夜零點,然后一分一秒的迅速流逝。畫面有點暗,1號病房里沒開燈,只有幾縷月光從窗外照進來,正好灑在輪椅上,趙瘋子已經睡著了,開始不自覺的打呼嚕。

    突然,1號病房里的電燈亮了。

    王薇回頭問道:“boss,這是你開的燈嗎?”

    李壞搖搖頭,神色凝重:“那時候我在睡覺,不可能去給他開燈。”

    “那就奇怪了,是誰開的燈呢?難道是電路故障……?。。?!”王薇發出一聲驚叫,直接用小手捂住了眼睛。

    只見屏幕中的畫面一陣短路,大概三秒鐘后,再度恢復正常,墻上突然出現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像是壁虎一樣歪歪扭扭的爬了下來!然后站在趙瘋子面前,也不知道說了什么話,老趙開始口吐白沫……

    李壞冷不丁倒吸一口涼氣,他做夢也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此刻恐怕他才是最吃驚的!為什么?

    “我……前天深夜上廁所的時候,好像在醫院走廊上……見過這個女鬼……”

    不過,接下來王薇說的一句話,才算是驚天猛料。

    “boss,我想起來了,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女鬼!她簡直和《山村老尸》里的楚人美長的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