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對于只能放出五道劍氣,林逸凡感到失望,與他預計的十幾道劍氣相比,差了許多。不過仔細想想后,他也釋然了,這藏氣與劍,可不是虛空劍法可以比的,若是用虛空劍法,他如今能化出近白道劍氣。藏氣與劍勝在出其不意,而虛空劍法,則是勝在虛虛實實,難以分辨。

    “火蛇術……”林逸凡伸出右手,一條一丈多長的火蛇募然出現,那火蛇有林逸凡兩條大腿般粗細,嘶吼著打了出去。

    “裂空爪……”林逸凡右手略微曲折,十指上尖銳的指甲上泛著寒光,腳下用力一蹬,利爪正打在墻壁上,留下五道深深的爪痕,這樣的威力,他還是比較滿意的,正好彌補了近戰的不足。

    “呼……”林逸凡長出了口氣,道:“不知道董師兄和郁師姐現在修煉的如何了,他們兩個,如今差不多也到凝氣第六層了吧……”

    ――――――――――――――――

    一載時光,轉瞬即逝,掌門歐陽震每三年便會出關講道一次,上次講道,林逸凡也在閉關,并未出來,所以沒有聽得,這次便提前出來了。

    “你是林逸凡……”郁雅看著面前的林逸凡問道,她和林逸凡已經六年沒見,當時林逸凡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小孩子”,如今個頭卻已經比她還要高了。

    “當然。”林逸凡比劃了一下,說道:“師姐現在比我還要矮哎……”

    “切……”

    “逸凡……”云非和云定也走了過來,云定拍著林逸凡的肩膀道:“臭小子已經長那么高了。”林逸凡撇了撇嘴,不滿的叫道:“師兄……”

    “已經到凝氣第六層了啊。”云非有些震驚的道,云非如今已經到凝氣第九層了,加上林逸凡沒有特意隱藏,所以他一眼就看了出來,林逸凡嘿嘿一笑。

    “你這閉關,閉的可真夠久啊,要不是掌門說你沒事,我們都還以為你出事了呢。”云定說道。雖然這一年林逸凡出來了十幾次,不過卻沒碰到過云定,云非,郁雅,倒是遇到李茹一次。

    “林逸凡?”六年不見,董章已經有些認不得他了,他和林逸凡也就見過幾次面而已。

    “董師兄……”林逸凡也看到了董章,董章和六年前相比,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林逸凡一眼就認了出來。

    “你倒是還記得我啊。”董章笑道,六年前,若不是他出手,自己恐怕已經被叛修殺了。

    “若是連你都忘記了,那我還真不知道這天底下,還有幾個能讓我記住的。”林逸凡笑道。

    明日歐陽震才會出來說道,林逸凡今日出來的,閉關六年,眾人都是許久未見,俱都呼朋喚友,暢談心得,林逸凡提議,讓云定做晚飯,林逸凡說云定是清水宗的廚神,論做飯,這里絕對沒人能比他做的好。眾人大聲叫好,云定則一陣頭疼,大罵林逸凡不仗義。到了下午,云非還是去準備伙食了,以李茹為首的四個女弟子也過去幫忙。整個清水宗,加上掌門歐陽震,大長老黃旭,也就剩下三十二人,男女比例7:1,嚴重不平衡。

    清水湖外的八峰,如今已經被一些散修占去,當然,其中還混了不少衡陽宗的弟子,衡陽宗的兩位筑基修士自然不可能守在那里。不過歐陽震還是下了嚴令,任何人不得出清水湖,宗門內雖有傳送陣,卻也只有歐陽震、黃旭、孫河三人知道。平日里也只有黃旭、孫河二人會出去,采購一些丹藥什么的,原本清水宗還是有不少會煉丹的弟子,但六年前的那一戰,竟全都戰死。歐陽震、黃旭以及其他弟子可以說對煉丹是一竅不通,宗門里雖然還有不少關于煉丹的玉簡,但除了黃旭這個筑基無望的人之位,眾人都不愿去學習,包括孫河。孫河在半年前渡劫失敗,已經離世……

    時間緩緩流逝,黑暗籠罩在大地上,清水湖卻依舊燈火通明,八峰上的修士只是遠遠的望著這群“茍延殘喘”的人,卻也不敢去得罪。

    眾弟子大聲吹噓,董章說他以后定能筑基結丹,然后一槍挑了那個狗屁衡陽宗。也有人說以后他定能當上掌門,還說誰都不能跟他搶。林逸凡則讓云非當眾對郁雅示愛,云非當時也有點暈乎,借著酒勁,當著所有弟子的面說,他要娶郁雅。

    這一晚,所有弟子都很高興,也都喝了不少,俱都就地睡下,若是他們不想醉,大可將酒精排出體外,只是,他們要的就是這一醉方休……

    歐陽震從長生洞內走了出來,看了眼坐在石頭上的黃旭,走了過去。

    “掌門……”

    “他們都已經睡下了,你就不用多禮了。”歐陽震揮了揮手。

    “他們今天都很開心。”黃旭道。

    歐陽震點了點頭,道:“其實,要是能一直這樣也挺好。”歐陽震指著周圍的八座山峰道:“但何師兄臨死前曾經囑咐我,讓我奪回這八峰。”

    “恐怕,不僅僅是奪回八峰吧……”黃旭長嘆了口氣。

    “奪回八峰容易,但,此次耗費了太多的資源……”歐陽震沒有說下去,資源沒有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掠奪。和衡陽宗的一戰,遲早會打響。云非李茹現在都已經到了凝氣第九層,渡劫筑基,也是早晚的事。宗門如今雖然只有三十來人,但最差的也是凝氣第六層。

    “十年之內,若是不出意外,云非他大概就能筑基了。”黃旭道:“我恐怕沒機會看到宗門復興的那一天了……”

    “師尊……”林逸凡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歐陽震、黃旭回頭看去,卻見他還躺在那里。

    “你這個小徒弟,也不錯。”歐陽震道:“倒是讓你撿了個大便宜啊……”

    “我當時也只是見他可憐,才將他帶了回來。”黃旭道:“斷山那里,現在還是很亂,居然還有不少的妖族。”

    “再亂,也和我們沒多大關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