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逸凡,你干什么了?”董章見林逸凡走了過來,調侃道。

    “什么干什么了?”

    “沒干什么?”董章湊了過來,胳膊壓在林逸凡的肩膀上,道:“那為什么人家臉會那么紅???”

    “不知道,不知道,我只不過是讓她別喂喂的叫我了而已。”

    “那你讓她叫你什么?”

    “我就讓她叫我逸凡哥哥,然后她就掐我,還踩了我一腳。”林逸凡道。

    “還逸凡哥哥,肉不肉麻???”董章臉黑,“要是我啊,直接戳你一槍……”

    “額?有嗎?”

    賀縣

    “他是壞蛋,他是大壞蛋,他是色狼,他是大色狼,他是壞蛋,他是大壞蛋,他是色狼,他是大色狼……”王楠將花瓣摘掉,分開放置,嘴里喃喃的道。一片花瓣緩緩升起,飄到王楠面前,王楠猛然回頭,林逸凡正站在那里。

    “怎么樣?”林逸凡笑道。

    “哼……大壞蛋……大色狼……”王楠將手中剩下的花,砸向林逸凡,就要離去。

    “小楠,不得無禮……”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喝道,來人正是王楠父親,賀縣縣尊王羲。

    “爹,明明是他欺負我。”王楠氣呼呼的道。

    “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你們兄妹的救命恩人。”

    “哼……”王楠見林逸凡在一旁竊喜,上去又是一腳,跑了開來。

    王羲慌忙上前道歉,“小女頑劣,還請上仙見諒。”

    “沒事,沒事。”林逸凡擺了擺手,,王羲見林逸凡沒有生氣,問道:“上仙覺得小女如何?”

    “額?”林逸凡一愣,“這是要來以身相許?還是算了吧,那么小就那么暴力,誰娶了她水倒霉。還大壞蛋,大色狼呢,我哪里得罪他了……”

    王羲見林逸凡沒有回答,又道:“常聞修道貴在資質靈根,不知道小女……”

    林逸凡尷尬一笑,原來是自己誤會了,“這個資質靈根,固然重要,但,毅力更為關鍵,俗話說,勤能補拙,便是這個道理。”林逸凡面無表情,一幅世外高人的模樣。“這感情是要給那小妮子找個師傅啊,嘿嘿,王楠是嗎?你現在拜入清水宗,那就是我的晚輩,一個師叔,是跑不掉了。嘿嘿……”

    王羲聽了林逸凡的話,心中大喜,說道:“上仙,下官有個不情之請……”

    林逸凡心中已經猜出,說道:“王大人不必客氣。”

    “小女天資聰慧,此次因禍得福,遇到了三位仙人,乃是一場緣分。”王羲道:“因此希望小女能拜上仙為師……”

    “拜我為師?”林逸凡本以為王羲會讓王楠拜云定為師,沒想到居然是讓她拜自己為師。如今在清水宗,林逸凡排名最末,上面的不是師叔就是師兄,要是收了王楠為徒,那就有一個比自己還小的了。如今弟子輩,包括云非,李茹,可都是沒有徒弟的,少年心性,有些事,他想的自然不多,當下就答應了下來。王羲也是心中大喜,準備第二日中午設宴,邀請賀縣有頭有臉的人,云定董章二人得了消息,慌忙阻止,王楠也是極力反對,拜誰也不能拜林逸凡為師。王昭苦口婆心的勸了半天,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王楠才勉強同意,設宴之事,也被云定推掉。

    “林逸凡,你干的好事……”云定怒沖沖的道。

    “哎、哎、哎……不就是收了個徒弟嗎?”林逸凡不服的道:“不會是你自己找不到徒弟,不服氣吧。”董章靠在圓柱上偷笑。

    “你才多大啊,就學著收徒弟。”

    “那又如何,我可是天才啊,收個徒弟有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天才嗎?”云定無奈,“到時候你自己去和師尊解釋去。”

    “師尊肯定很高興的,我可是給他帶個徒孫……”說完,林逸凡身子閃爍,出了院子。

    “算了,師兄,回清水后再說吧,反正,我們清水宗多一個人也沒什么。”董章道:“他也不過是覺得好玩而已。”

    當晚,王羲設宴款待林逸凡三人,王昭,王楠二人也在,至于王楠的母親,在七年前便去世了。

    晚宴剛到一半,便有一個捕快跑了進來,在王羲耳邊說了幾句話。王羲臉色陰沉了下來,讓那捕快先下去。

    “發生什么事了?”王昭問道。

    “有人報案,說是又發現干尸了。”王羲嘆了口氣,人也蒼老了許多。

    “又?也就是說這不是第一次了?”林逸凡說道。

    “嗯。”

    “變成干尸?”云定道:“這應該不是常人能夠做到的。”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案子,到如今,也沒有什么線索啊。”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林逸凡道:“說不定能幫上什么忙。”

    “這……”

    “十七人變成干尸,現在我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王大人,就讓逸凡同你一起去,他腦子靈活,說不定,能發現什么。”云定道:“再說,他如今也是你女兒的師傅了。”

    “那好吧。”王羲點了點頭。

    “我也去,我也去。”王楠叫道

    “你去干嘛?”王羲面色一沉。

    “他可是我師傅,我要跟著他,當然是要學東西。”王楠撅著小嘴道。

    “終于肯叫師傅了。”林逸凡嘿嘿一笑,王楠將頭扭了過去。

    報案的是一個婦女,他相公紀均昨天一夜沒有回來,今天中午,有人在河邊發現一具干尸,雖然那人的模樣已經無法辨認,但身上穿的衣服,卻和他相公的一模一樣。

    王羲帶著七個捕快,以及林逸凡、王楠去了那河邊,一個穿著灰色布衣的干尸,靜靜的躺在那里,周身灰暗,皮肉干枯,緊緊的貼著骨頭,肚腹低陷。

    “身上的血,好像被什么東西吸干了。”林逸凡道,王楠雖然壯著膽子來,但當親眼看到這干尸的時候,還是吐了出來。一個捕快要帶王楠遠離這邊,被林逸凡阻止,“都不要離我太遠,那個東西很有可能還在附近。”

    “什么?還在附近?”不少捕快臉上陰晴不定,這已經超過了人的能力范圍,即使是他們,也會感到恐懼,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