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霍紹恒肅著臉進了電梯,一邊通過藍牙耳麥對趙良澤說:“通知行刑隊,馬上執行槍決。”

    趙良澤看了看手表,才凌晨四點半。

    一般都是中午十二點槍斃犯人,葉紫檀這是給她自己畫了一張催命符,想死著急了。

    監獄處決犯人的時候,一般都會給他們吃最后一頓好的,還會按照這些犯人的要求,送幾套他們喜歡的衣服進去。

    一般有吃有喝,還有喜歡的衣服送進來,犯人們就都知道這是“時辰到了”的意思。

    ……

    風紀組的審訊室里,顧念之沉著臉看著葉紫檀,冷冷地說:“葉醫生,你夠了!我本來想著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所以來見你最后一面??陕犅犇阏f的話,像人話嗎?難怪你會出賣自己的戰友換取利益,你這種人,在醫學上永遠不會得第一??偸峭胪稒C取巧,偷取別人的東西來當自己的成就,shame-on-you!”

    顧念之的話,戳中了葉紫檀心里最虛弱的地方。

    對于她來說,對于醫學技術的突破和向往已經成了她的魔障,就跟日本鬼子臭名昭著的731部隊里的那些醫生一樣,為了追求技術突破,不惜用真人做人體試驗。

    731部隊里的那些惡魔醫生看華族人,并不把他們當人,而是當動物,甚至當木頭、石塊,只是一組組試驗數據,并不是活生生會痛會哭會難受和他們一樣的人。

    出賣戰友算什么?必要的時候,連祖宗家人甚至自己都會出賣。

    “呵呵,你永遠不會明白,他們比我們厲害多少倍!你這一次能死里逃生,下一次就不會這樣幸運了。你逃不了的……他們盯上你了……你永遠逃不了的!”葉紫檀被顧念之的話刺激得幾乎精神錯亂了,她舉著雙手哈哈大笑,狀似瘋癲。

    顧念之冷笑一聲,不屑地抱住雙臂:“葉醫生,你不用白費力氣了。裝精神病脫罪沒用的,我是律師,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對于間諜罪,精神病不可以用來做脫罪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