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發展到如今的洪門雖然是一個政治黨派,但和地下世界卻逃不開關系,只不過他們從來不用洪門的名義和地下世界有任何聯系罷了,就如米國的共和黨、民主黨這兩個大黨派,你以為他們在地下世界沒有關系?

    只是他們的力量不為世人所知罷了。『→お℃..

    在華人眼里,這個組織有褒有貶,但在國內,他們的形象還是比較正面的,哪怕他們曾經擁護的事另外一個黨派,而不是眼下的執政黨。

    但要說他們和九頭蛇沆瀣一氣,肖揚是不相信的,從這個組織誕生開始,幾百年來他們都是以保漢為己任,絕對不會做出出賣漢人的舉動,怎么可能會和九頭蛇搞到一起呢?

    他想這里面應該是有什么玄機的。

    “可能性不大,這個組織的成員可能參差不齊,或許會做出一些并不算正義的事情,但是絕對不可能做出背叛華人的事情,除非九頭蛇利用他們……”

    “那就是有可能了。”阿曼點了點頭,以九頭蛇的能力,制造出一個“彌天大謊”出來是沒問題,洪門組織勢力龐大,他們或許就是想利用這個組織達成他們的某個目的,“能不能想辦法打聽一下他們之間的聯系?”

    肖揚和洪門之間并沒有直接的關系,他看向米麒麟,詢問他是否有這個渠道。

    “有。”米麒麟馬上點頭說到,洪門作為海外華人的第一大勢力,曾經可是和他有過不少生意往來的,他們之間的這種關系一直到他退出情報界,而現在雖然沒有了生意往來,但是聯系方式并沒有丟掉,“不過我能聯系到的人并不是高層人員,要打聽這事的話最好是直接和他們的山主直接對話,我可沒這個面子,還是得由你出面。”

    “我?”肖揚詫異的指著自己,“我可和他們沒打過交道,你確定他們會給這個面子?”

    米麒麟笑笑,“你可別小瞧了自己,怎么說他們也算是地下世界的一員,你的名字在地下世界還是好用的。”

    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關系又有關系,肖揚雖然現在好久不曾用血狼這個稱號,但他的名聲在地下世界并不減,相反更加的響亮,如米麒麟所說,如今地下世界眾多勢力組織,不給他面子的人已經是不多了。

    見米麒麟說得如此肯定,肖揚也不再推辭,“那行,洪門現在掌事的是歐陽龍飛?那你用我的名義說我希望和他通個電話。”

    大型的幫派組織都能算得上半軍事組織,而這些年來,肖揚他們都是和國家政府或者軍事組織打交道,對于這些半軍事組織了解得并不多,信息中心有洪門的資料,但并不齊全,有的都是一些基本資料,臨時去查的話需要的時間不少,與其臨時去查,還不如直接和對方談話。

    至于對方是否能夠值得信任,那當然是有所依據的。

    去年快年末的時候,他在國內住了將近兩個月,有次和胡志云閑聊有說到過這個洪門,關于洪門的

    一些事,他在三叔口中聽說了一些,也正是這些,才讓他有次信心。

    這個時候的米國西海岸已經是半夜了,可是當米麒麟發去了留言之后,對方很快就回復了,說會馬上向上面回報,讓他們等一下。

    看到這個結果,肖揚自己都意外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真這么好使了?

    ……

    歐陽龍飛實際上并不是洪門的山主,只不過已經被欽定為下一代的山主了,眼下山主年事已高,組織的事基本交給他來掌管,算是為了接掌山主的位置而準備。

    聽著這個名字,大部分人下意識的就會覺得這是一個具有俠氣,外表器宇不凡之人,可現實里,歐陽龍飛并不是一個很起眼的人,外貌上基本沒有什么特點,身材也并不特別高大,屬于那種丟到人群中根本沒幾個人會注意的。

    當然,這只是他的表面,在洪門的人眼里,他是一個能力強、心能狠、能服眾的人,否則的話也不會在山主并沒有退位的前提下就掌管了組織里的大小事務。

    洪門下面八大堂,而之前和米麒麟有聯系的正是其中一個堂的堂主,堂主在組織內地位不低,僅次于正副山主、元老、坐堂等人,屬于組織內的高層了,他已經幾年沒和米麒麟有過聯系了,突然收到米麒麟的郵件,他很是意外。

    地下世界里曾經的情報第一人現在的歸屬對于某些人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而這位堂主正是其中一位,雖然他們組織和庫托斯沒什么交際,但庫托斯這些年的名聲越來越響亮,肖揚他們的資料就不免擺在了組織眾高層的案頭,對于這樣一個組織的頭領要想和他們的掌事人聯系,他可不認為人家這是為了交個朋友。

    所以哪怕知曉歐陽龍飛有早睡的習慣,他還是第一時間打通了電話。

    歐陽龍飛是一個很自律的人,除了必要的應酬,每天處理完事務之后他就會回家陪家里人,而且保持著十點之前睡覺的習慣,一旦十點之后還有人打擾他,他都會讓人體會到什么叫脾氣,久而久之之后,組織內的人就都知道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絕對不要在晚上十點之后去打擾他。

    電話響起,他并沒有生氣,因為他知道如今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為了小事也吵醒他,“建新,什么事?”

    馮建新聽著歐陽龍飛那冷冷的聲音,并沒有因為對自己親近的稱呼而感受到多少溫度,連忙說到:“龍頭,你知道非洲庫托斯那邊吧,就是血狼和黑曼巴他們,剛剛血狼肖揚和我聯系,希望能和你通個電話。”

    如果說庫托斯不足以讓歐陽龍飛想起來,但血狼和黑曼巴以及肖揚的名字就讓他馬上想起來了,對這個眼下如日中天的勢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確定是血狼肖揚?我們和他們沒什么交際吧?”

    肖揚想和他通電話,這一聽就覺得不太可能,因為他們從沒有過交際,怎么突然就聯系起來了?

    “我確定。”馮建新

    和米麒麟是有密語的,他確信網絡的那頭絕對是米麒麟,“以前不是有個情報販子?外人都叫他鐵公雞的,幾年前他不是退出這一行了?后來傳聞他加入了血狼的組織,這事也證實了的,就是他和我聯系的,之前我們在他手上買過不少情報,我已經確認了他的身份。”

    “這就奇怪了,他們找我干嘛?最近咱們沒什么特別的事吧?”對方的身份沒問題,歐陽龍飛第一時間就想到組織里是不是有什么人惹到了對方,畢竟這幾年里地下世界可是流傳著肖揚他們的有仇必報,兩個沒有任何交際的組織,現在卻突然找上門來了,他實在想不到有能什么原因。

    生意?他們之間根本沒這個需求啊。

    馮建新明白他的意思,沉吟了一下,“沒什么特別的事情,我看對方口氣應該不是什么壞事。”

    以肖揚的身份,無論如何他是推脫不過的,否則的話就是得罪人了,洪門雖然不怕他們,但還是不要得罪為好,再說他們都是華人,那么不管什么事,這個電話肯定是要打的。

    想著到時候就知道了,歐陽龍飛也不再多想,“對方留下聯系方式了沒有?”

    “沒有,他們只是詢問是否能夠和您通話,那么我去回復他們?”

    “嗯,讓他們留下一個號碼,我打過去。”

    ……

    對方那么快就回復就讓肖揚意外了,可讓他更意外的是他們還沒等上十分鐘,歐陽龍飛就主動把電話打過來了。

    “歐陽龍頭,我是肖揚,實在很抱歉這么晚了還打擾你。”他向來人人敬他一尺,他就敬人一丈的,歐陽龍飛能夠這么快就打電話過來,他也不建議先道歉,把話說得客氣一點。

    而歐陽龍飛現在全然沒有了之前和馮建新說話的口氣,變得笑意盈盈,“肖先生真是太客氣,你能聯系鄙人就足以讓鄙人欣喜了,何來打擾?”

    聽著這帶有古風的話語,肖揚有些吃不消,不過好歹他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呵呵的和對方客套了起來。

    兩人你來我往沒什么含金量的一番話,倒是讓歐陽龍飛有些意外,傳聞中肖揚應該是一個不怎么好說話的人,可看這情況,根本沒這回事啊,不管是什么事,對方這態度就全然不像是那種囂張的人,看來這傳言還真是不可信。

    確定自己不開口怕是肖揚不好說起,他于是就主動問了起來,“肖先生,你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對歐陽龍飛的了解,肖揚僅僅是一些傳聞以及從三叔那里聽來的只言片語,對這樣一個人,他是心有敬意,也正是因為這樣,卻是不好怎么開口,看到他主動問了起來,他是松了一口氣,真要繼續吹捧下去,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歐陽龍頭,我這次找你卻是有件比較重要的事,原本我應該去拜訪您的,不過事情比較緊急,所以只能冒昧用這種方式聯系您了……”